返回

明日支配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二章 画风扭曲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七十二章 画风扭曲 (第1/1页)

    杜小山有诗云:“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

    清茶染上夜色,更显清韵风情。上京特区超情二处独立办公楼内,手掌实权的第一副处洪展业正与同事分享自己的珍藏。

    这位同事是个好同志,人品觉悟党性样样无缺,业务能力更是一把好手,可惜不会品茶,见他牛嚼牡丹似的豪饮,洪展业看得眼皮直跳。

    二处情报科科长叶淮虽出身豪门世家,但从来只爱喝酒不喜饮茶,为免洪副处再给自己倒茶,他端起茶杯向洪处展示感情深一口闷,而后捏着茶杯赞叹:“嚯,好茶!味道好极了!大红袍?”

    “奇丹。”洪展业眯起小眼睛,用单眼皮和黑眼圈夹住翻白眼的冲动,“想喝大红袍去找处长,他那儿有二两,首长给的。”

    “别别别。”

    两人独处时,叶淮不像工作时那般严肃,嬉皮笑脸地说道:“喝茶是你们老年人的爱好,我还是喜欢酒。可惜啊,自从调来二处,沾酒的机会是越来越难得,其实小酌几杯我的状态会更好,二战期间丘吉尔还不是天天喝嘛,越喝越有精神。”

    “咱们有纪律。”洪展业摆摆手,“说什么老年人才喝茶,那是你小子没品味,现在喜欢喝酒,就跟小孩子喜欢喝糖水是一回事,再过十年二十年,你就懂得茶比酒好。”

    “不不不,我看这属于基因遗传,我家老爷子岁数够大吧,品味够高吧,一样喜欢酒嘛。”叶淮哈哈一笑,“得啦,不说这个,说正事儿。”

    洪展业是保密局出身,叶淮在大学辍学参加工作后就一直在情报口工作,两人有过多次合作,彼此很有默契,听到叶淮说要谈正事,洪展业便收起茶盘,拿出录音笔。

    “没必要吧。”叶淮猛打颜色示意洪展业收了录音笔,他看见这玩意儿就头疼。

    “规矩嘛,没事,只有处长有权限,但他不会伸手。”洪展业笑了笑,“咱们二处独立出来这么久,你看他来过几次?”

    “老洪,你的录音笔……开着呢。”

    “我知道。”

    “……”

    “你接着说啊。”

    叶淮酝酿片刻,开口道:“好吧,咳,是这么回事,关于前些天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异象,我这边有些进展。”

    “噢?”洪展业坐直身子,叶淮说的这事儿他知道,有几个户外探险俱乐部成员在塔克拉玛干无人区拍先是摄到疑似海市蜃楼的奇异景象,接着又目睹一面沙墙平地而起,呼啸而去。离开无人区后,“探险家”们把视频发到短视频app上,很快引起二处情报人员的注意,负责情报工作的叶淮有了发现没在例会里提起,说明此事的复杂性超过预期。

    “我派了一组人去南疆,虽然现场几乎没有遗留痕迹,不过已经证实这是一起超自然事件,根据当地牧民的说法和探险俱乐部拍摄的视频,沙墙用了十三到十四小时从圣墓山推进到沙漠边缘。在那之后,当地出现一个行为怪异、语言不通的男人,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牧民说的怪人使用汉语,语言不通是因为南疆那边,尤其是沙漠边缘地带,会说汉语的牧民很少。”

    叶淮语速缓慢,越往下说,神色越是微妙。

    “先后共有六个牧民与他接触,但没有拍下照片,不过有一张根据事后回忆绘制的肖像画,就是这个人。”

    叶淮说着,向洪展业展示了一张素描和一张电脑合成的人物肖像。

    既然叶淮怀疑沙漠异象与此人有关,自然有他的道理,洪展业相信他的业务能力,也就没有对此提问,他来回盯着黑白素描和电脑合成照看了半晌,惊奇道:“有点眼熟啊。”

    干他们这行都接受过强化记忆能力的专业训练,眼熟的感觉基本不可能是错觉。

    “我在国安的人像数据库做了次识别,结果跟我说我权限不足,然后我回咱们自己的数据库做了次检索,嘿,你知道这是谁?”叶淮卖起了关子。

    “咱们现在的数据库不可能比国安全,国安不给你权限,我们这边给了权限,我看,是以前一处转入的绝密?说吧,这是哪位气功大师?”

    “嘿,真让你猜中了。”

    “这哪是猜?这是分析,喝茶的,脑子比喝酒的好用。”

    洪展业笑得很得意,但听到叶淮说出答案后笑容僵在脸上。

    “他叫温敬安,02年上京悄悄拆的那个法坛,叫敬安居,他当年收过一个徒弟,叫裘三全,后来改名叫裘长生,现如今么,尊称药老,哦,还有,他有个女儿,单名一个言字。”叶淮说完,憋了一会儿没憋住,爆了句粗口,“够他妈劲爆吧?”

    洪展业愣了半晌,咬牙点头:“太他妈劲爆了。”

    “要不是有视频有目击者,我都不敢信。”

    “温敬安今年至少五十了,他一点都没老?”洪展业瞪着照片,不敢置信,“这会不会是温敬安的儿子?如果是他儿子继承衣钵,能不能修炼出这样的法力?”

    翻手间堆沙成墙,跨越数百公里荒漠,这是什么境界?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但我有种直觉,这就是温敬安,当年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也许他是去圣墓山闭关修炼了,二十多年突破到了新的境界于是重现人间。”叶淮说着说着,摇头笑了,“自从进了咱们二处,我就觉得我们这个世界的画风在逐渐扭曲,他妈个奶奶的。”

    “这事儿还有谁知道?”

    “封口了,牧民和探险俱乐部那边不会出岔子,我的人也不会,不出意外的话,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叶淮说着,瞄了眼录音笔。

    “温言现在人在哪?”

    “和杨顾问去了阿立加高原州,布鲁迪拉有个孔学堂在大肆招生,把温言修炼的古武术教给布鲁迪拉国民,她俩过去接触一下。”

    大概是为了反驳那句喝茶的脑袋比喝酒的好用,叶淮很没情商地补充了一句:“这事你批准的,说是让她们试试能不能把人带回来给特种部队做教官。”

    洪展业瞪了一眼,正待开口,桌上的红色座机突然响了。

    阅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